凡眼红尘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90下

https://shimo.im/docs/LlDZU1QiUqInda0p/ 《爱的传承  到爱的距离续90下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90下

         凌远虚弱地睁开眼睛“三牛……”三牛凑到凌远凌远耳边“凌远,你可算醒了,你知不知道,大家都急疯了!你知不知道,自己是什么病?”三牛轻轻拿下凌远的氧气罩,“我妈妈走的时候才四十出头,我都六十多了才发病!”“不会的,你别胡说!”三牛的手放到凌远的肝区上,仔细做触诊,确实发现异常。三牛走出来对门口的平安说,“重点排查……肝肿瘤!”“不可能!”妞妞脱口而出!念初抱紧妞妞,“妞妞,冷静点!平安快去吧!”

   凌远又昏睡过去!李睿,三牛,少白念初和孩子们在一间小办公室里讨论凌远的病情。三牛看完片子后背对大家,双肩微微颤抖。凌川看看片子“这应该是……肿瘤?哥,具体什么情况,肝部的片子你比较懂,你说话啊——”念初轻拍小川,“小川,好好说话!”平安极不情愿地开口了“肝肿瘤……中晚期!”念初异常冷静“能手术吗?”平安“爸现在身体太虚弱,等他恢复后可以考虑,但难度相当大!现在可以用药物控制!”李睿走到片子前,“这个位置的肿瘤手术,全国来说,凌远做,把握最大!”妞妞“可他不能自己给自己开刀啊!”平安缓缓拥抱念初“妈,你先别担心,没那么悲观,这就是我们最近研究的课题,保守治疗的效果很可观!”念初“放心吧!凌远好不容易等来了新飓风的胜利,他和我说好的,要好好放个假!要教我做饭,要和我去旅游,我参加儿科年会的时候还要给我拎包,还要帮我一起带孙子呢!”三牛忍不住哭出声来!念初“我要去陪他!”

     办公室里的李睿对三牛说“这个位置,这个阶段的肿瘤,应该非常疼,他一定挺了好长时间,才……撑不住的!他是怎么挺过来的?”三牛坐到桌前双手捶着桌子“谁说他聪明?他就是个大傻子,病人,飓风,医院和他有半毛钱关系吗?自己疼得都站不直还给别人做手术……我真想揍他一顿!”李睿冷静一下“现在新飓风疫情的后续工作由王东负责,凌远最重要的是治病,平安,这个正好是你和你爸的专业,所以你爸的病你负责,有问题吗?”“没有!”李睿“那就辛苦你了!”“好!”李睿“小川和妞妞,你们从隔离区下来的医生,有一个星期的假期,好好陪陪他吧!”“好!”李睿走过去把三牛扶起来“三牛别难受了,该干什么干什么!好不好凌远他绝对看到我们这样!”三牛抹抹眼泪,“好!凌远爱吃竹笙炖鸡!我这就回家做!”说完便风风火火地走了!



    好亮,好暖,谁在哭?“念初?”“凌远你醒了?我去叫平安!”“别走!”念初感觉自己的手被紧紧握住!凌远的声音虚弱但很有力,“对不起,又让你担心了!”念初强装镇静,却说不出话,凌远忍不住笑起来“行了,你还是别忍着,哭出来吧!”念初再也忍不住,将脸埋在凌远的手上,尽情的发泄,那哭声像极了委屈的孩子!“凌远你个大骗子,你混蛋!没有你,我怎么办?”等到念初冷静下来,凌远安慰道“好了念初,我……是混蛋,我没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但我不骗你,我一边治病一边陪你,教你做饭,和你旅游,你参加儿科年会时给你拎包,帮你一起带孙子,你猜猜,小川平安和妞妞谁最先生孩子?”“噗!你还有心情讲笑话!”念初擦干眼泪平静下来,“凌远,你答应我,必须放下手头所有工作,好好治病!”“好!都听你的!”双手紧握,家人在侧,任他风霜雨雪,命运坎坷!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90

https://shimo.im/docs/rdElb0Dg5KQkB171/ 《爱的传承  到爱的距离续90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90

      暴雨过后,艳阳高照,彩虹在天际划出美丽的弧线,洗涤过的土地散发着芬芳,绽放出繁花似锦和满目葱茏。

   第二个工作周期过半时,疫苗研制成功,到第二个工作周期结束时,大部分患者被治愈,其中第一批被感染的患者可以出院,由第二批医护人员进入疫区接替工作。

    李睿带着记者第一医院的大厅里,看着满脸疲惫与喜悦的医生护士。他尽量冷静,尽量不让声音颤抖“同志们,你们出色的表现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尊重,疫苗研制成功,投入临床后有效,我……我宣布,在与新飓风的斗争中,我们……胜利啦!”

激动的欢呼,拥抱,泪水充满大厅!凌远只是静静的站着,紧握着念初的手。“凌远,我们赢了!”“我为你们……骄傲!”念初的笑还是那么灿烂,一如明媚的阳光。记者提议“大家一起合个影吧!”念初和三牛少白都到前面去接受鲜花,凌远却没动,只是站在边上完成了重要的合影!记者,“我听说胸外科有个特别年轻的医生,在这次对抗新飓风的斗争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!是哪位啊?”小护士们把凌川推出来,记者惊叹“这么帅气啊!我能给你照张相吗?”凌川开心地说“能给我和我爸单独照个合影吗?”记者问“请问您父亲是?”“我父亲是凌远医生,凌总指挥。”凌川无比自豪“我是凌远的小儿子!”凌川转过头呼唤凌远“爸——”凌远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。小川叫我什么?我终于等到了?凌远原地没动,凌川走到他身边,有力的臂膀紧紧搂住父亲。记者“一,二,三!”“咔嚓!”大家鼓掌。父子二人笑得真好看,一个从容慈祥,一个意气风发!“记者……同志,能……不能,给我们……拍个……全家福?”他的声音为什么这么虚弱?记者:“好啊,没问题!”念初,妞妞和走过来,整理自己的白大褂。记者想一家五口都穿着白大褂,都参与了l新飓风的抢救,这是多么难得的照片和新闻素材啊!

能不能快一点?

“三”

能不能再快一点?

“二”

不能倒下!

“一!”“咔嚓!”“咱们再来一张!”

好黑!

镜头里怎么少一个人?“凌医生!”“爸!”“凌远!”



    凌远身子失去重心,凌川一把接住!众人太意外了!三牛和李睿都跑向凌远。凌川一时不知如何,只能不断大声呼唤着父亲“爸——爸——”平安快速冷静下来,“小川,快把咱爸放下!”平安马上检查。三牛和李睿都问怎么样?“重度昏迷!”“送抢救室!”三牛吼道。



    抢救室里,平安检查“三牛叔,不是胃!”这意味着凌远有其他更严重的病变,李睿“别慌,维持生命体征,该查什么查什么!”“是!”

    念初,妞妞和众人在抢救室外等待着,时间为何如此漫长?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9下

https://shimo.im/docs/TSQPXPYhbbwXVNSP/ 《爱的传承  到爱的距离续89下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9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就算凌远再会掩饰自己的不适,这次也掩饰不住了。又是连续手术二十小时,放下手术刀身子都直不起来,让平安和三牛搀了出来。刚忙完的念初一看到脚步虚浮的凌远赶紧给检查,输液。

     同样连台二十小时的凌川一身疲惫地走出手术室,在更衣室听到了老医生的谈话。“刘医生,你不是说老母亲病重,想请假回家吗?”

“唉,我刚从凌医生那回来。”

“没同意?”

“不是,我没好意思张口!凌医生在输液呢。这叫我怎么……”

“输液?什么病?”

“不知道,我这个级别也不好多问。凌医生这么忙,知道我妈妈病了还帮我联系医院和医生,自己病了还坚持着,我怎么好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  凌川听完赶紧跑到凌远的办公室,看见凌远已经睡着了,老妈和姑姑守着他输烨呢?“妈,我爸怎么了!”他风风火火地问。“嘘,小点声,刚睡着!”念初轻轻地给凌远盖上毯子。“没大事儿,就是有点痉挛”凌川从父亲脸上的平静和母亲身上的从容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默契,仿佛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!积极投身于钟爱的事业,爱人就在身边,这就是幸福吧!“姑姑,您怎么在这儿?”凌欢小声说“我要是再不来,你爸就被扎成筛子了!”念初小声解释“没事儿,你爸血压低,再加上最近没好好吃饭,血管瘪,不好扎。”凌川轻轻地走出房间,路过三牛的办公室时,听见少白和三牛的对话。少白“这个凌远又把自己给折腾倒了,要不是他太累了,我非把他叫起来好好训训!你说他这么大岁数了,还不爱惜身体,还不是老婆孩子跟着受罪!”三牛“行了,你也别说他了,凌远要是现在休息,整个疫区,乃至整个新市的防疫工作,估计就得瘫痪。他那个胃啊,就是老毛病,应该没大事儿,等忙完了这段,我给她好好检查检查,现在凌远是绝对不会撤的。”少白“为什么啊?”三牛“你没看出来凌远和孩子较劲呢?”少白“孩子?谁啊?是平安还是妞妞?”“三牛“是小川!小川在医院一口一个凌老师,凌教授,连仁和的陆晨曦都公然笑话他,他心里不不是滋味,一定得让这个宝贝儿子心服口服。现在小川这么拼命,不用过几年就能挑大梁,凌远决不能跟自己儿子认怂!”少白“就这事儿啊,我去跟小川说。我就不信,他能这么不懂事儿!”三牛一把拉住少白“秦少白你傻吧?凌远要是想跟小川明说早就说了,还用等到现在?他就是想让小川不带任何压力地,心悦诚服地在医院叫声爸。”

     门外的凌川最终也没勇气推开那扇门。没想到自己的执念能给父亲带来这么大的困扰。等到自己能称得上凌远儿子的那一天,一定恭恭敬敬的在医院叫声“爸爸”!相信这一天不会远了!

   但是事情不会因人们的意志为转移,也不会一帆风顺。市政府迟迟公开疫情,疫苗迟迟没有研究出来。李睿通知凌远第一医院内的工作人员不得不多工作一个周期,凌远平静地说“好!外面的事情交给你!”“放心!”李睿匆匆挂了电话,他怕自己忍不住哽咽,甚至流泪。李睿轻轻敲击着桌上厚厚的检举凌远的材料,“去他的!”挥手将材料散了一地。为什么不是所有的善良,都能得到理解?



    凌远接完电话,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看看时间,正是最忙碌的早晨,不对劲,一定是出事了!卫生局的通知已经通过广播告知了医生护士们,大家的反应一定很大!凌远想,是哪个科室呢?这次疫病主要侵蚀人体的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,除了普外最累,最辛苦的就是胸外科。凌远赶紧脚步发飘向胸外休息室走去。

“我已经完成一个周期的工作了,我必须要回家,我坚持不住了”“卫生局的领导说变就变,让他们自己来这干活吧!”“咱们在这儿豁出命的抢救,听说有人打了杏林分部的医生,咱们图什么,咱们为什么?”场面一度混乱。陵川在门口大喝一声,“大家听我说!”众人冷静下来,宁远听见了,临川坚定的声音。“在这里我的年纪是最小的,你们都是我的师长前辈叔叔伯伯,能跟大家一起参与新飓风的抢救,我非常荣幸,是你们大家一起教会我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医生,我从你们身上看到了医生的光荣和幸福,真想和你们每一个人坚持到底,站完最后一班岗。”一个年纪大点的医生对凌川说,“小川啊,他当年感染了飓风九死一生挺过来,我们真心佩服,但我们做不到!”“我爸等您感染飓风病毒不是在临床第一线?而是在飞机上。况且我们现在的隔离消毒措施,这么完备,只要我们严格执行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“可是这一病什么时候是个头啊,我们要工作到什么时候?”“根据非洲欧洲,甚至美国的数据显示,疫苗研制出来的前期是最难熬的,再坚持一段时间,用不了多久,我们会胜利的!”大家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“小春,你这话说的不全对?”凌远走进来,缓缓说道“你参加过第一次飓风的抢救”“啊?”“在你妈妈的肚子里,你比我强多了!”大家哄笑。“同志们一次飓风,我感染了病毒,没做过一次手术,未参加过一次抢救,在电话里有同志,至于我怕死,为什么不来疫区。我无言以对。当时我看着同志们冲锋陷阵,心里是羡慕作为一个外科医生,一辈子能参与到大型瘟疫的抢救,能骄傲的对自己的儿女学生后辈说我参与过飓风抢救,这是何等的光荣?现在我的机会来了,吉利的意思是我可以先撤出来,但是我不会走,只要有一口气,我都不走,我会一直陪着大家战胜心新飓风!”凌远言辞恳切,下面的医生非常动容!“你放心铃声,我们也不走,你这么大岁数了,坚持我们也能!”“大陆,我们错了这一仗我们的打完再撤!”医生们准备回到自己的岗位上,永远的绳子,顺墙滑落,凌川一把抓住。“凌医生!”宁愿用手示意凌川回普外“您是不是没吃早饭?血糖太低了,还是身体不好?需要彻底检查!”凌远的身体压在小川上,缓缓移动,小声说“嘘!我这是为了煽情,追求艺术效果。”

    老天爷啊,你要是现在带走我,我也放心了,就是舍不得!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9

凌远仿佛回到了当院长的时候,管理了手术一肩挑,凌川总算是见识到了别人嘴里“凌院长”风采。警报,刷手,换手术衣,开刀,年轻医生缝合伤口,再刷手……周而复始,循环往复。凌远每次在手术台前,总是冷静地说“同志们,保护好自己,救助病人,我们开始!”


念初,三牛,少白加上孩子们,自动组成“监督凌远小分队”,轮流监督凌远吃饭休息!可是疫区里大小事务实在是离不开凌远,休息这事儿,能免就免了!念初一有空就喂凌远一小口吃的,凌远只能机械地咽下,其实更多的时候他自己吃的是什么。有时凌川和平安来喂凌远会被他“骂走”,但对宝贝妞妞毫无办法,充满耐心。


孩子们和大家在这场瘟疫中认识了全新的凌远,他在这儿不再是什么专家,不再是卫生局长的老师,不再传奇,只是一位优秀的老大夫,在绝望中带给别人希望,带领他早已疲惫不堪的战士和死神斗争!凌川看到了父亲身上的闪光点,他不需要任何光环就能让人心悦诚服,就能一呼百应。


凌远也看到了孩子们和学生们的成长。平安他性情坚忍处事冷静,专注临床手术和学术钻研,治病将来大学生都是把好手。而小川的医术和心态也越来越成熟,胸外那些比他大好几岁的医生都自觉叫他“凌老师”。最难的的是自从多多的事情后,他看人团结人的能力强了好多,他在团体里有种莫名的凝聚力,是个管理上的好手!至于妞妞,她和念初特别像,一定是个正直的好医生。


好累!为什么这么累!仿佛抬手喝口水都如此沉重!傍晚休息室里刚做完手术的凌远难得清净,他无奈地问自己!挺住!最后一仗了!“凌远!快来!出大事了!”推门而入的三牛嚷嚷道。看到凌远蜷缩在椅子里,“又胃疼了?”凌远抬起头“没事儿!”“没事儿就跟我走!”三牛拉着凌远兴奋地走到医生们都在的大休息区,“哇哦——”“好!”凌远听到医生们在鼓掌叫好。走近一看凌川在表演“飞刀绝技”。小巧的手术刀在修长的手中上下翻飞,如浪里白龙。单手玩刀本来是宁凌远的年轻时的绝活。“你教的?”三牛一边问。凌远冷静地说“我没教他!”“啊?”三牛间建议凌远夫子比赛用手术刀刻苹果。凌远知道大家都比较累,用这种方式让大家轻松轻松也很好。大家都来加油!凌川刻的是“一往无前”,凌远刻的是“平安喜乐”!各位医生忍不住要近距离观察大医生们的雕工。平安走到凌远身边轻轻说“我会喜乐的!”凌远淡淡一笑,沉醉于儿子的臂膀下。


老天爷,在多给我点时间!


(朋友们,虐吗?)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9

https://shimo.im/docs/3gOO9eQEplc2T4QJ/ 《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9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8下

https://shimo.im/docs/z5KfRoD5IbEUVP1m/ 《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8下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爱的传承 到爱的距离续88下

   名单上清晰明了
儿科:林念初,凌云……
胸外:肖国强,凌川……
产科:秦少白,袁悦……
    一向果断的凌远犹疑起来。他拨通了胸外的电话“老肖,领凌川过来找我!”片刻过后,“凌老师,您找我?”凌远表情严肃“想留在疫区?”
“是!”回答坚决,眼睛里闪着光华。
“可是你参加工作时间太短,年纪最小,资格不够!”异常平静。
凌川一听很着急“凌老师,虽然我和您关系特殊,但是我希望你能像对待普通外科医生一样的对待我。”
凌远“关系特殊?凌老师和凌医生能有什么特殊关系?”声音暗淡,提高声调:“给你三句话说服我!”
凌川非常自信“第一,我参加工作时间短,但经验不少,手术操作没问题。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方法,就是肖主任,庄老师和大卫老师拟订,我操作完成的。”肖主任不住点头!“第二,我在美国的大卫老师就是前往非洲救援的第一批医生,他经验丰富,我和大卫老师的沟通比较方便。第三,我的小组在胸外科的效率是最高的,所以我有信心完成这次疫情的抢救工作!”凌远已经对凌川有了信心,冷静地问“我就问你一个问题,名单中的这些医生资历比你老,但没有经历过这种级别的疫情,一旦长时间工作后出现消极恐惧的情绪,你会怎么办?”凌川愣了一下“我不知道,但是在危险中我会冲到第一个。凌老师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凌远“我也不知道,身体力行冲锋在前是我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!”凌远起身,走近凌川“给你两个小时,交接手中病人,两个小时后,这里将成为疫区隔离起来!”
“真的?谢谢凌老师!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   凌川开心地走出去,凌远问肖主任“你确定他行吗?不会拖大家后腿?”肖主任笑笑“呵呵,不仅不过拖后腿,还是只领头羊啊!你这个儿子啊,真不错!”

     老肖回到科里就把凌川训了一通,“什么凌老师凌,凌医生,凌教授?就不知道叫声爸吗?”凌川“嘿嘿,等我像他那么优秀的时候,我一定会叫的!”

    凌远又找到三牛和少白,三牛问凌远“全家都要进疫区了吧?就你那两个宝贝孩子,你真舍得?”凌远回答,“他们是我的孩子,现在他们更是医生。他们想进疫区,我没有权利拦着,倒是你们俩,正好到了退休的年龄杠,就别再挨累担风险了,你到杏林分部坐镇。尤其是你,三牛,真有空就给孩子收拾收拾房子,在这儿干什么啊?”
少白心直口快回道“那可不行,念初守着你,我得守着念初啊,别多想啊,和你没关系!”三牛接着说“指望那个大条的林念初照顾你啊?还是我亲自出马吧!”
“韦三牛!你又说我什么呢?你说谁神经大条?”林念初走到凌远身边假装生气说。韦三牛马上认错“呃,我错了还不行吗?我们一起照顾凌远还不行吗?”念初轻轻搂住凌远的腰,“这场硬仗我们一起陪你打!”
秦少白“这么大规模的疫情,退休前也就一次了,想想都过瘾!”这时凌欢走过来“你们怎么能把我忘了呢?是不是嫌我太老了?”
少白“你啊,再老,在我们眼里也是小丫头片子一个!”
三牛“唉?人家现在是院长夫人,护理部主任,要尊重!”凌远知道,以凌欢现在的职务,今年孩子要高考,如果自己不要求留在疫区,谁也没办法,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和王东的工作,感动流露在言语中“好妹妹!”
“知道我好就对我好点,像对嫂子一样好!”“行行行,对你比对她好,行了吧!来吧,咱们领着手下的孩子们好好打这一仗,干了一辈子医务工作不能让年轻人小瞧了去!”大家把右手我在一起,异口同声“放心吧!”凌远“出发!”他们几个穿着白大褂,抬头挺胸意气风发并肩而行,分别走向自己的岗位和责任。

     两个小时太短,大家要做的太多,安排未传染的病人出院,准备仪器药品和生活必需品,消毒,凌远交代最重要的是和家里人报个平安……凌远的担子最重,要联系李睿做好配合……
    两个小时后,留在疫区的医生护士已经穿好防护服,在医院大厅集合!
          院长王东卫生局长李睿和上级领导也在大厅慰问一线医护工作者,李睿发表演鼓舞人心的演讲又对凌远说“疫区里面的事情交给你我放心,外面的事情交给我!”凌远“我相信你,疫苗要抓紧时间研究,最难的是公开疫情的同时不能引起恐慌!”
李睿“我懂,就算再难也没有二十多年前的飓风难,这么多年,经验越来越丰富,大众的心理也成熟多了!里面有什么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!”
“放心,我不会客气的,所需第一脾批物资列表已经发到您邮箱了!你们也当心!”
   凌远对大家说“同志们,咱们医院一直走在改革的最前沿,如果说有什么收获,你们这些优秀的医生护士就是咱们医院最大的收获,最宝贵的财富!好钢用在刀刃上!只要我们团结一心,坚持到底,胜利会是我们的!”掌声雷动。这时李睿接了个电话“特警同志你先别动,把这个人放进来,他是局里特批的专家!”大家正在纳闷,是谁这么牛,能让局长特批?平安坚定的走进来,走到凌远身边,“爸,你让凌川和凌云留下却不叫我,不带这么偏心的!”凌远看着李睿,李睿“你别看我,他威胁我和庄恕,说不让他进疫区他就辞职,我能不同意吗?”凌远心头欣慰和担忧交织,“下次不能这么任性啦!护士长,给他拿套防护服!”凌远转向众人,“同志们,保护好自己,我们开工!”大家一起戴上帽子,拉紧拉锁,走向岗位!
    救护车🚑鸣笛声隐隐传来,全市的感染者被送到这里,接受治疗。医生护士有序的出来接过轮床,投入一场新的战斗。

     凌远和负责警戒的特警队长强小伟简单交流,“请你们务必做到严格隔离,一切食物药品的交接都在三十米警戒线外。也请战士们注意身体,一旦有类似症状,及时就医!拜托了!”强子“放心吧!安全交给我们!少秋让我保护好你,你也珍重!”
“少秋?您就是强队?上次山体滑坡谢谢你!大恩不言谢!”
“凌医生您客气,保重!”凌远向各位战士恭恭敬敬鞠了一躬。强子和战士们向凌远敬出一个最标准的军礼。
  
    再次走进医院的凌远坚定的奔赴自己的岗位,和死神争夺宝贵的生命!渐渐的,高负荷的工作量考验着每一个人,更考验着凌远。